夜不思眠

灣家,基本雜食,萌點清奇,簡繁體看心情,產量低下用愛發電的小小手

翔皓中毒重症患者一名,翔皓精神病院請找QQ:226552377

匿名提問箱:https://peing.net/zh-TW/miusiao_54915

【翔皓】髮夾

※我流孫翔的髮夾由來(總之就是私設)

※雖然是翔皓但本篇兩人還未在一起


  「操!」又一次的失誤後孫翔終於火了,他推開鍵盤拔下耳機,抓起外套就離開訓練室,留下幾個也還在做訓練的隊友面面相覷。

  大步走在回宿舍的走廊上,孫翔急躁的表情完全展露無遺,沿途經過的俱樂部員工無一不驚惶讓道,但孫翔沒空管那些,終於在不遠處的開飲機旁發現他要找的人。

  劉皓今天因為有點感冒身體不適所以提早結束訓練回宿舍歇息,還想說可以享受難得悠閒的夜晚,想不到一抬頭就看到孫翔氣勢洶洶地朝他走來,嚇得他差點失手把剛泡好的熱可可給打翻。

  「咳咳!孫、孫隊?有什麼事嗎?」

  「最近的理髮店在哪?」

  「啊?」

  「理、髮、店!」見劉皓一臉茫然,孫翔咬牙切齒地說,同時比了比自己的前額,最近瀏海長長了老扎到眼睛他實在受不了了,尤其是訓練的時候,礙眼的要命,雖然自己剪也不是不行,但孫翔實在沒信心自己能不把瀏海剪壞。

  「嘉世不是很有錢嗎怎麼連個剪髮的地方都沒有?」

  劉皓嘴角抽了抽,心裡吐槽你小子當這裡是海底撈什麼服務都有嗎?

  「離這裡最近的那家近期店面整修所以最近都沒營業,唔……說實話我也不推薦那間,但另一間的話就有點遠了,且今天天氣也不是很好……」劉皓慢悠悠地說,果不其然看到孫翔臉色越來越難看。

  「咳,要不這樣吧,我這剛好有個髮夾,今天先頂著用,改哪天日里天氣好再去剪髮您覺得如何?」劉皓邊說邊從褲袋裡掏出一個小紅夾,那是前幾日他在會客室撿到的,過了很久都沒人來認領,他也不知哪根筋不對勁就塞進了自己口袋,之後也忘了拿出來,現下剛巧想起來。

  孫翔皺眉看著那小夾子,心想劉皓這人怎麼這麼娘砲居然隨身攜帶髮夾,還紅色的!但今天天氣確實不是很好,在訓練室裡戴著耳機還能聽得到外面雨下得老大。遲疑了片刻他最後還是低下腦袋瓜。

  劉皓見狀再度抽了抽嘴角,臭小子這是要老子服務啊!還記得我是病人嘛!

  但他尊貴的隊長依然低著頭沒聽見他的腹誹,他只好無奈地將杯子先放在一旁,然後伸手將孫翔的瀏海往後梳,小心翼翼地試著將髮夾給夾上,就怕扯痛了眼前人會來個真人PK,結果就是一直夾失敗,髮夾總是會用各種姿勢滑到旁邊去,劉皓那個氣啊。

  你個小夾子還這麼囂張!老子跟你拚了!

  就在劉皓跟髮夾奮鬥的時候,孫翔倒是異常安靜乖巧地維持微微低頭的姿勢,他看著劉皓那個印有嘉世的LOGO的杯子,杯內的褐色液體正緩緩冒著熱氣,香甜的味道飄散在空氣中,他有些出神地想著感冒的病人能喝這麼甜的玩意兒嗎?抬眼偷偷看向前方緊蹙著眉的那人,專注的模樣讓他覺得新奇,並不是說劉皓平常就不專注,而是這麼近距離觀察倒是第一次,畢竟誰沒事會一直盯著別人臉看啊!且劉皓這時的表情跟平常那討好諂媚的模樣大大不同,倒是讓他覺得順眼多了。

  劉皓忙著研究髮夾,沒發現自己也成了研究對象,終於在孫翔覺得自己脖子要痠死了之前搞定那該死的小夾子,總算讓孫翔過長的瀏海乖乖地固定在頭頂上,看著自己的成果劉皓露出滿意的笑容。

  嘿!本大爺認真起來還是挺行的。

  這一笑直接讓孫翔傻住,劉皓喊了他好幾次才回神。

  「你說啥?」孫翔眨了眨眼,突然覺得眼前視野前所未有的遼闊清晰,連劉皓一閃而逝的無奈表情都沒放過。

  「咳!我說--現在感覺如何?會覺得疼嗎?」

  「喔,好多了,謝了。」

  「那麼沒事的話我先回房了,隊長也早點歇息吧。」劉皓說完,拿起杯子轉身就要走,卻被孫翔一把抓住,把他嚇一大跳。

  「隊長?」

  看著劉皓驚訝的表情,孫翔有點後悔自己為什麼那麼衝動,他也不知道為什麼要抓住劉皓,平常不都能不見就不見嗎?就在氣氛變得尷尬之際孫翔看到劉皓手裡的杯子,靈光一閃結結巴巴的說:「你……那個……喉嚨不舒服就別喝甜的了吧。」

  劉皓表情更詫異了,什麼時候這熊孩子變得會關心人了?不過確實他喉嚨不是很舒服,但都已經泡了,倒掉有點浪費啊……

  「磨蹭什麼啊,大不了我幫你解決嘛!」看著劉皓遲疑的模樣,孫翔一把奪過杯子,仰頭就喝了起來,然後就燙到了。

  「嘶--!好燙!」

  劉皓被孫翔的動作驚呆了,此時顧不得浪費不浪費的問題,搶回杯子把熱可可直接倒進接水盤裡,重新裝了半杯冰水給孫翔冰敷。

  「快喝一口,含到不痛為止。」

  看著孫翔苦著臉含著冰水說不出話,眼角還有剛才燙出來的淚花,劉皓覺得又好氣又好笑,無奈地說:「你傻啊!逞什麼強呢!」

  孫翔也覺得自己好傻,到底哪根筋不對勁愣是灌了自己一嘴疼,他就該讓劉皓喝掉那甜呼呼的可可然後咳死算了。越想越委屈,明明是好意卻還要讓人說傻,越想越覺得自己真傻,氣惱的乾脆轉過身不理會劉皓。

  劉皓搔搔頭,方才一個不小心順口說了孫翔傻,現在那傻貨正背對著他鬧彆扭表達他的委屈,雖然把孫翔哄開心的方法不是沒有,但他現下身體還是不大舒服的狀態實在沒有多餘精力去應付小屁孩,於是丟下一句:「杯子洗過後再還我吧,隊長晚安。」然後就離開了。

  孫翔震驚了,他居然就這麼被丟下了!他一臉不敢置信地看著劉皓的背影,根據之前相處的經驗,通常這時候不是早就試著用各種方法過來討好自己了嗎!這個冷酷無情轉身就走的傢伙是誰?跟剛才專注耐心動作輕柔幫自己弄髮夾的男人不是同一個吧!

  由於太過錯愕,孫翔直到被結束訓練路過的隊友拍肩才回神。

  這事不能就這麼算了!回房間的路上孫翔想著。  

  隔天一早,經過充足的休息,覺得精神還不錯的劉皓打理完畢打開房門準備去食堂吃個早點,還沒踏出去就差點撞上個人,正要開罵但待他認出對方是誰後又把話吞了回去,迅速換上營業員式標準笑容。

  「孫隊早啊,有什麼事嗎?」

  孫翔沒回話,皺著眉盯著劉皓好一會才把手中的東西塞給人手裡,後者一臉莫名其妙地看著手上的杯子跟……髮夾。

  現在是鬧哪樣?

  看了看手裡的小紅夾又看了看孫翔再看看窗外,天色陰陰的感覺又要下雨,最後又看了下牆上時鐘,穩穩指著七點半,劉皓有點不太確定的問:「孫隊,這時間去理髮店有點早啊?」

  「不去了。」

  「唉?」

  「我說,不去了!」孫翔有些煩躁的抓抓頭,嘴唇蠕動著似乎還想說些什麼但最後只是低下頭:「幫我。」

  現在神馬情況?是要幫什麼?

  劉皓愣愣地看著那顆湊到他眼前的腦袋,指不定是要拿杯子砸下去還是用夾子戳下去。

  「傻愣什麼?就照昨天那樣夾上去啊。」

  就這種小事?自己來不就行了嗎?

  吐槽歸吐槽,孫翔還低著頭在等他,雖不知道這屁孩到底存的什麼心思,劉皓還是乖乖照做了,有了昨天的經驗大致上也掌握到一些訣竅,雖然還是花了點時間但結果看起來比昨天還好,不得不說孫翔是真的長得極好,戴上這麼女氣的小紅夾也還能看起來帥氣真是不簡單,劉皓滿意地看著自己的成果,再稍微整理了一下旁邊的碎髮,這才發現孫翔正盯著他看。

  看啥看老子臉上是有長花嗎?

  「孫隊怎麼了?是需要鏡子?」劉皓邊問邊作勢要把衣櫥打開(衣櫥裡有穿衣鏡),但孫翔並沒有要過去的意思,皺著眉長嘆了一口氣搖搖頭走了。

  果然剛剛應該拿杯子砸下去的。

  在這之後,孫翔幾乎是每天找劉皓報到,劉皓從一開始的摸不著頭緒到後來習以為常,雖百思不解這種芝麻綠豆般的小事為何老要他效勞,但隊長最大、隊長說了算,再說也不是多難多複雜的事,一來二去也習慣了,越夾越上手,到後來整個過程順利的話不到10秒就可完成,只是偶爾孫翔會嫌不滿意要他重來,至於剪髮的事,孫翔再也沒提過。

  一個多月後某日早晨,劉皓正在跟孫翔新買的髮夾奮鬥,媽個雞,孫翔這貨沒事發瘋買這什麼破玩意,這麼難用,簡直整死老子,用之前那個不就好了嗎?學人家騷包什麼?待會被郭陽他們看到又要被行注目禮了。

  劉皓有些頭疼,孫翔這樣天天跑來,難免被早起的隊友撞見他們的可疑行徑,他只能努力保持鎮定繼續做他的事,而孫翔根本不在乎別人看不看,久了隊友也就見怪不怪……才怪。賀銘已經好幾次對他欲言又止了,他只能假裝沒看見,郭陽就脫線多了,竟然直接跑去問孫翔,孫翔這二貨回答也是酷極:我們的事乾你什麼事?

  誰他媽跟你“我們”!不過就是夾個瀏海有必要講得像有一腿似的? 

  一分心就不小心扯到了頭髮,孫翔吃痛地嘶了一聲,緊皺著眉眼看就要發飆,劉皓連忙停下動作道歉安撫,一邊迅速在腦內編織藉口準備應付,但孫翔只是瞪了他一眼哼哼幾聲又低下頭。

  媽唷這小子穿魂了是不?今天怎這麼乖?

  怕有詐的劉皓不敢再大意,仔細研究了下新髮夾的構造後,總算弄好了,但完事後孫翔卻不像往常一樣轉身離開,只一直盯著他看,劉皓覺得臉都要被瞧出洞來,正要發問時孫翔搶先開口了。

  「好看嗎?」

  劉皓滿頭問號,這沒頭沒腦的在說什麼啊?是在說頭髮的事嗎?他用的當然必須好看啊!還是在問夾子?姆……這個他持保留態度,算了反正不管怎樣,誇就對了。

  於是劉皓擺出認真的表情點點頭:「非常好看,不愧是隊長。」這樣的回答真是完美,劉皓心想,短短幾個字就包含了各種意思。

  大概是對答案滿意了,孫翔露出燦爛的笑,驕傲地說:「那是!」

  劉皓忍不住也笑了,發自內心的笑,怎有人這麼好哄呢?

  雖說懷著的心思不同,但這時候兩人之間的氣氛卻是比平常要輕鬆許多,看著劉皓的笑臉,孫翔本以為這樣的互動會一直持續下去,卻沒想到分離的那天來得這麼快。

  七月一日,是肖時欽轉會來到嘉世的日子,那天早上孫翔照慣例去找劉皓弄瀏海,劉皓臉色有點不太對勁但還是熟練地在10秒內搞定,孫翔雖然注意到了卻沒有多說什麼,反正劉皓這人一向都這樣陰陽怪氣,雖然相處才半年,但劉皓偶爾也是會有藏不住的心思上臉,尤其是對上某些人事物的時候,所以他也沒太放在心上,畢竟有其他更重要的事要關注,比方說榮耀,比方說冠軍。

  直到去出席發布會時才發現不對勁,作為副隊長的劉皓竟然沒有出現,倒是多了兩個從訓練營提上來的新人,聽著陶軒跟記者們的對談,才知道原來劉皓跟賀銘作為交換肖時钦的籌碼轉會去了雷霆。

  難怪這幾天常看劉皓被俱樂部人員叫走,甚至大半天都沒出現在訓練室,就是在為轉會做準備嗎?

  孫翔有點不高興,他好歹也是隊長,雖然很多雜事都是副隊在處理,但這麼重要的事怎可以不跟他說?太失職了!活該被轉會!

  沒察覺自己的邏輯哪裡有問題的孫翔起初對劉皓的離去除了生氣沒什麼其他感覺,直到隔天起來,習慣性走到隔壁去敲門,開門後見到的卻不是熟悉的面孔,而是肖時钦滿是疑惑的臉,他才真正意識到「劉皓已經不在了」的這件事實。

  習慣這種東西真是可怕啊,孫翔感慨,難怪人都說養成一個習慣只要49天(註),更別說他跟劉皓相處了差不多半年有。當下孫翔有想過是不是乾脆改讓肖時欽幫自己弄,但這就偏離了他的本意,本來就是因為劉皓所以才一直沒去把瀏海剪掉。

  捏著髮夾,隨便編了個自己覺得都很爛的藉口跟肖時欽告別,回到房間後,孫翔坐在床沿看著手中的物品,今天拿的是當初劉皓給他的小紅夾,想起那時劉皓認真專注的表情,空氣中飄散著的巧克力味,還有用手指梳髮時輕輕滑過前額時的觸感……下意識摸了摸自己額頭,上面彷彿還留有餘溫。

  孫翔不知道自己在惆悵什麼,當初他從原戰隊奔來嘉世時也沒這種情緒,短短半年而已,他跟劉皓之間的關係既不好也不壞,更別說親密,但只有早上讓劉皓幫他夾瀏海的那一會兒,才感覺彼此貼近了一些,不是隊長副隊長這種上下關係,而是更像普通朋友那樣,真誠毫無保留的互動,尤其是劉皓弄完後總會對自己露出笑容,不是平常那種討好似的假笑,是發自心的、單純的、開心的笑,不管他是在看自己還是在看頭髮,總歸看到的是他--孫翔這個人。

  不過這些大概以後都不會有了,除了比賽以外可能都不會再跟劉皓有交集,這頭髮也沒理由繼續留了吧?還是今天就去把它剪掉好了。這麼一想孫翔站起身,正想把小夾子扔進牆角的垃圾桶,耳邊卻突然響起了幾個禮拜前他問劉皓的問題,還有對方回答的那句:非常好看。

  於是預備丟出去的姿勢維持不到半秒便收了回來,孫翔看著躺在掌心的小紅夾,默默在心裡做了決定。

  唔……不過就是夾個瀏海嘛,既然劉皓做得到沒道理他不行,是吧?

  

  =完=

  

註:正確說法是21天養成新習慣,孫翔記錯了。絕不是作者手誤

後記:其實小紅夾的原主人是蘇沐橙,只因為撿到的人是劉皓所以她不想去認領,沒想到卻被夾到了孫翔頭上……


评论(2)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