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不思眠

灣家,基本雜食,萌點清奇,簡繁體看心情,產量低下用愛發電的小小手

翔皓中毒重症患者一名,翔皓精神病院請找QQ:226552377

匿名提問箱:https://peing.net/zh-TW/miusiao_54915

【翔皓】After The Winter(七)

*劇情狗血注意

*小江是好人,好人一生平安(閉嘴#


==正文開始==


  「前輩你振作點啊!」小風努力拖著一米八的劉皓想把人甩進客廳的沙發,還好他們離開酒店前就把高跟鞋給換了,不然她肯定連站著都有困難更別說要把一個大男人拖進屋裡。

  「噁……我想吐……」

  「忍住啊別吐在我背上了!」

  「小風……」

  「怎麼了?」

  「對不起……嘔——!」

  「啊啊啊——!」

  一番折騰之後劉皓縮在床上臉色蒼白,被吐了一身的小風則是借用了浴室將自己簡單的弄乾淨之後,倒了杯水蹲到沙發前,試著讓劉皓喝點水。

  「真是的不能喝就別喝那麼多嘛!逞什麼強呢?果然就該聽汪前輩的早點把你趕回家。」

  「我走了那妳怎麼辦?咳……留妳一個女孩子在那邊被人灌酒?」

  「我的酒量可比前輩好多了!」小風沒好氣地說然後小心扶著劉皓起身喝水。

  劉皓笑了笑沒再說話,乖乖的把水喝完然後躺回床上。為了這次的合作案劉皓被上頭指派著參加酒會,並要他順便帶著小風見場面,劉皓留了點心思,並幫小風將所有敬酒都擋了下來最後以身體不適為由讓小風帶自己回家。想到之後可能還會有很多這樣的麻煩事,劉皓就有些頭疼,實際上他也真的挺頭疼的。

  「小風,麻煩妳幫我拿點頭痛粉好嗎?在櫃子最下面那格。」

  「好的!」小風立刻照辦,拉開抽屜後卻咦了一聲。

  「前輩這是……」小風說著拿起了一個相框,上頭的玻璃都碎了,照片是孫翔捧著劉皓的臉要親下去的那張。

  「原來前輩你跟那個孫翔在一起啊!」

  「……咳,現在沒有了。」嘖,都忘記自己把那張照片放在那裡了。

  「因為李小萌?」

  「……」劉皓本想說不是,但最近的狀況似乎都是那個死女人造成的,於是他選擇沉默。

  「不懂那女人有什麼好的,為什麼大家都在迷她。」

  「誰知道呢……」劉皓撇過頭拒絕再繼續這個話題。

  「小風妳也早點回去吧,時間不早了。」

  「前輩你一個人沒問題嗎?」

  「有問題,妳頭痛粉還沒給我。」

  「……」

--

  自那日孫翔走後劉皓頓時覺得整個人空閒下來房子也空了許多,明明平時孫翔也是住宿舍只有休假才回來,卻不像現在空曠到讓人感到難以忍受。劉皓自我安慰只是一時不適應罷了,但過了幾個禮拜那種空虛感卻是越來越強烈,每當下班回到家卻只有自己一個人的時候,寂寞便像螞蟻般啃噬上來,又癢又疼。

  劉皓曾想過既然孫翔不會回來了,那是不是乾脆把房子賣了另外找地方住算了?然而他終究沒賣也沒租出去,屋子裡屬於孫翔的東西捨不得丟棄也不敢丟棄,他活在充滿那人氣息的空間,覺得自己要被溺死了。

  更慘的是他無法克制自己去關注孫翔的任何消息,不管是榮耀還是其他管道,理智上知道自己這樣下去不好,都已經不會回來的人還要惦記著他幹什麼?但他仍就是忍不住要去做,最多只能抑制住給孫翔打電話發訊息的慾望。

  當初退役後他把QQ號跟微博都重新申請了一個,連電話號碼都換了,僅留幾個確定還會聯繫的,那時孫翔還千交代萬交代要劉皓不准拉黑他,不管發生任何事,都不准,就算隱身也要對他開隱身可見,那時自己怎麼回答的?劉皓想不起來了。

  過了幾天,某日下班後劉皓才剛到家就接到江波濤的電話,他先隨手將公事包拋到沙發上然後自己也癱進沙發裡後才按下接通建。

  雙方寒暄了幾句之後江波濤便開門見山地問劉皓參加酒會的那天發生了什麼事,後者聽得一頭霧水,江波濤當然不可能知道他是去應酬,但特地打電話過來問他那天的行蹤也太詭異,他所能想到的是江波濤這通電話打來一定跟孫翔有關。

  「孫翔怎麼了?」

  『其實那天我是讓小孫去找前輩你的,但不到一天他就回來了,還很生氣的模樣,我怎麼問他他都不回應。』電話裡頭江波濤語氣有些無奈。

  「他生什麼氣?我根本沒看到他啊,他什麼時候來的?」劉皓依舊覺得莫名其妙。

  『我不是很清楚,因為他到現在都還是不肯跟我透漏那天的事。』江波濤苦笑。

  劉皓皺眉,那日他去參加酒會,幾乎一整天都不在,晚上的時候還是小風攙扶回家的……等等,該不會是那時候……

  「我想我大概知道他看到了什麼,但我只能說那是誤會。那天我單位派我帶一個後輩參加酒會,我因為有些喝醉了所以是讓後輩陪著我回去,大概是那時候被他撞見了吧。」

  聽了劉皓的解釋江波濤也無語,那也太不巧,當這是拍狗血電視劇呢。

  『我知道了,我再跟他談談。前輩有什麼話需要我帶給他嗎?還是前輩想要自己跟他說?』

  面對江波濤的提問,劉皓沉默了。

  還要說什麼?他們都走到這個地步了是還能說什麼?孫翔不僅將他忘了甚至連去相信他的意願也沒有,再說什麼也只是拿自己的熱臉去貼冷屁股自討沒趣罷了,況且要是他想說的話早就自己連絡孫翔了哪裡輪得到他江波濤來問?可是……

  這頭的劉皓陷入糾結,電話那頭的江波濤仍是很有耐心地等著,孫翔與劉皓這些年來的相處情況他大概都知道,這兩人一路走來的變化他也看在眼裡,也許未來是會有其他更適合孫翔的人沒錯,但要是孫翔恢復記憶後知道他跟劉皓是因為這種事而分開,最不能接受的也會是孫翔。

  當了這麼久隊友,孫翔的性子他也摸了個七八分,他還記得當初剛得知他倆交往消息時的那個驚愕,許多人對於他們這對都不怎麼看好,甚至為孫翔感到不值,但那個向來傲氣自負的大男孩卻聳聳肩,完全不在意。

  「有些人近看只會看得到一堆坑坑疤疤,但那卻是他在你面前所呈現的最真實的模樣。」孫翔邊說邊滑著手機。

  「比起以前跟他相處時的裝模作樣,我更喜歡現在他原形畢露的樣子。」語畢將手裡的手機轉給江波濤看。

  畫面上躺著一條訊息,是劉皓傳來的:『你他媽沒有拿到世界冠軍就別回來見我。』

  「所以啦,對於本鬥神來說那些坑疤算什麼,看我用技術輾壓過去。」孫翔說著,臉上的笑容燦爛如驕陽,彷彿天下間真沒什麼事能難得倒他。

  想到這江波濤突然發現自己的個性怎麼越來越像老媽子了,頓時有些無語,然後聽到電話另一頭似乎有了動靜立刻將心神拉回來。

  「那……」劉皓頓了頓,猶豫了下才再度開口:「請幫我跟他說,我等他回來吃飯。」

  江波濤笑了,當然他沒有笑出聲,說了聲好的我會轉告小孫的之後便掛了電話。

  結束與江波濤的電話之後劉皓突然覺得心情似乎輕鬆了一點,卻又有種說不出的酸澀卡在心裡,劉皓甩甩頭拒絕再去細想那是怎樣的情緒,然後起身離開沙發做事去了。


=tbc=

我真的是好人(認真臉

评论(4)

热度(19)

  1. 古今春夜不思眠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