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不思眠

灣家,基本雜食,萌點清奇,簡繁體看心情,產量低下用愛發電的小小手

翔皓中毒重症患者一名,翔皓精神病院請找QQ:226552377

匿名提問箱:https://peing.net/zh-TW/miusiao_54915

【翔皓】After The Winter(九~十)

*劇情依然狗血注意

*孫翔上線登登登~賤女人上線登登登~(你好煩#

*我的存稿又用完了(躺平

*如果CWT41還是來不及我就.....就.....就網上放完就算了吧(被小夥伴打死


==正文開始==


  劉皓躺在自家那加大尺寸的床上翻來覆去,最後還是嘆了口氣起身。

  孫翔對自己的影響還真大啊,他對自己來說真的有這麼重要嗎?真的有那麼好,非他不可嗎?

  他承認那天得知孫翔已另外有對象的時候整個心像是被人掏空了一樣,而且是活生生血淋淋地那種,痛得他喘不過氣。他原以為過幾天就會好了,但那種被拋棄的失落感卻一直揮之不去。

  「可惡!」重重地搥了下床板,劉皓看著床鋪,突然覺得這張床實在是大得過分,當初就是為了方便滾床單才特別訂製了 king-size 的床,但平常兩個大男人平躺還綽綽有餘的大床在此刻便顯得特別空虛,周遭溫度彷彿也跟著寒冷了幾分。

  他想起孫翔不分四季都愛像無尾熊一樣抱著他睡,明明床這麼大卻總要緊貼著他,害他常常半夜被熱醒,就算趁人熟睡時推遠些,醒來時還是會發現自己又被抱住,這樣就算了,偏偏男人嘛,總是有那麼點生理變化是無法控制的,於是一大早就被孫翔這樣那樣折騰也是家常便飯的事了。

  想到這兒便有點臉熱,肌膚彷彿還殘留著孫翔撫摸他的觸感及溫度,身上也漸漸燥熱了起來,劉皓感到很無言,大概是太久沒做了,一點點刺激就有了反應。

  猶豫了一下還是將手伸進衣服裡,模仿以往他們進行情事時孫翔撫摸他的動作,隨著手指從鎖骨、乳尖、小腹一路往下,呼吸也漸漸變得急促,劉皓往後躺下然後將另一手伸進褲子裡套弄了起來。

  「嗯……孫翔……啊……」

  輕輕呼喊著那個深深烙印在他腦海裡的名字,回想那些他們相處的曾經;孫翔紅著臉跟他告白的模樣、緊抱著他說會對他好的話語、將世界聯賽冠軍的戒指套在他手上時的畫面都還歷歷在目,甚至是在激烈爭吵之後的瘋狂做.愛,孫翔親吻他時眼底的溫柔及用力捅進他體內時的力道他都還清楚記得,就像昨天才發生過而已,可是……

  一瞬間李小萌得意的面孔以及孫翔父母那掩不住的笑意閃過眼前,然後畫面停在孫翔半躺在醫院的病床上,正一臉茫然地問他是誰……

  「啊!」一剎神就洩了自己滿手,劉皓喘著氣看著自己手上的白濁,深深的疲憊感湧現,他縮起身子把臉埋進枕頭裡,無聲地哭了起來。

 

  孫翔,我好想你。

--

  「啊!劉皓前輩你來了!」

  「小風!前輩來了!」

  「抱歉我來晚了。」他後來是哭著睡著了,然後又因為沒蓋好被子被冷醒,把自己跟床鋪打理乾淨後已經到了跟小風約好的時間,便趕緊出門叫車,但很不巧遇上塞車,最後還是遲到了。

  「前輩這邊這邊!身體還好嗎?吃過沒?」

  「嗯,睡了一整個下午好多了,來之前有吃碗方便麵所以現在不餓。」劉皓眼也不眨地撒謊:「我沒錯過什麼吧?」

  「錯過了好多呢!這首輪到藍藍唱了,等結束再跟她說生日快樂吧,我來去點歌!」小風快速地說完就擠到點唱機那邊去了。

  劉皓無奈地笑著坐下然後將目光放到即將開始的演唱者上。

  藍藍唱得不怎麼樣但卻很投入,而開頭的歌詞吸引了劉皓的注意,被勾起許多與孫翔有關的回憶,他想起他們列的那些未來計畫其中有一項就是要去日本,其實他都規劃好了,就在明年夏天,孫翔已說過決定退出國家隊到時候會比較有空閒,他也打算將年假全用在那時,只是他還沒來得及告訴孫翔……

 

  你總說 時間還很多 你可以等我

  以前我不懂得 未必明天 就有以後

 

  壽星繼續唱著,劉皓也靜靜地聽,聽著聽著,心也痛了起來。

 

  想念是會呼吸的痛 它活在我身上所有角落

  哼你愛的歌會痛 恨不懂你會痛 連沉默也痛

 

  劉皓想起孫翔剛離開的那幾天,他仍是會下意識在回頭的時候尋找孫翔的身影,甚至喊他的名字,過了幾秒才猛然想起人已不在了的事實。

  想到這劉皓突然覺得呼吸困難,卻只是喝了口手裡被同事塞的啤酒繼續聽著。

 

  我發誓不再說謊了 多愛你就會抱你多緊的

 

  如果那時候說真話就好了,如果自己再坦率點就好了,那樣,你是不是就不會走了?

 

  我越來越像貝殼 怕心被人觸碰 你回來那就好了

  能重來那就好了

 

  劉皓閉上了眼。

  是啊,如果能重來,那就好了。

  「咦?小劉怎麼哭了呢?」

  「哇前輩不哭啊!你哭了我也想哭了。」

  聽到周遭人的驚呼聲劉皓才發現自己臉濕漉漉的,連忙抬手將淚水抹掉,正想回說自己沒事的時候卻是兩眼一黑,失去了知覺。

--

  劉皓醒來後發現自己已不在 KTV 的包廂,他看著滿室的純白與自己手腕上的點滴軟針立刻知道自己的所在,他用手摀住眼慢慢地嘆了口氣。

  「你終於醒了啊。」

  「汪前輩?」

  「營養不良、睡眠不足、過度疲勞、輕度感冒……要不是你現在是病人我真想狠狠揍你一頓。」汪城磨著牙說然後拎著手中的水果禮盒坐到一旁的陪伴床上。

  「哈哈哈。」

  「你還笑得出來!你倒下的時候大家都嚇死了,而且你遲遲不醒來,小風那丫頭擔心的都哭了。」

  「不好意思給大家添麻煩了。」

  「哼。你先好好休養吧,公司那邊有人會處理的,這筆帳以後再跟你算。」汪城說著,從禮盒拿出已經洗過的蘋果與水果刀,開始削皮,病房內安靜地只聽得到刀子削過蘋果表面時的沙沙聲。

  「其實我一直都覺得孫翔總有一天會離開我。」安靜了一會,冷不防地劉皓來了這麼一句嚇得汪城差點削到手,像是惱羞似地汪城乾脆抓起蘋果直接啃,反正也剩沒多少皮了,就算有農藥也吃不死人。而劉皓對此毫無反應,仍是背對著汪城喃喃自語似地繼續說著。

  「但我沒想過,他會以這種方式離開。」

  「我習慣了他總是在我身邊打轉,吵得我頭疼厭煩,習慣了只要一轉身就能看到他那張笑得刺眼的蠢臉,還有每次都勒得我難以呼吸的擁抱。我想著或許有一天這些都會離我而去,我還曾想過當這些習慣不再是習慣的時候我會需要多久時間去適應。」

  劉皓終於將身體轉了過來,看著汪城輕輕地說:「我曾想過他離開我的話我該怎麼辦,但我從未想過,當他不再愛我的時候我又該怎麼辦。」

  「現在他不愛我了呢,前輩,他連我是誰都忘了。」

  劉皓蒼白幾乎無血色的臉上掛著一個軟弱無力的微笑,卻是比哭還要悲傷的表情,很苦,苦得讓人心疼。

  汪城困難地嚥下嘴裡那口蘋果,突然覺得蘋果也跟著苦澀了起來,沒了胃口。

  「嗯,他不愛你了,也不記得你了。」汪城聽見自己這麼說。

  「所以,別想了吧。除了死亡以外,世界上沒有什麼事是跨不過去的。」

  劉皓愣愣地看著汪城,好一會兒才輕輕嗯了一聲。

  「沒什麼事是過不去的。」說完笑了一下將頭撇了過去。

  但汪城仍然清楚地看見一顆眼淚從劉皓眼角滑落臉龐,掉到枕頭上迅速地被吸收掉。

  消失無蹤。

--

  「小孫?」上午的訓練結束後江波濤正想去找周澤楷吃飯時就見孫翔站在宿舍大廳發愣。

  「啊,副隊。」孫翔如夢初醒連忙打招呼,江波濤才發現孫翔手裡似乎拿著什麼。

  「怎麼了?站在這裡發呆。」

  面對江波濤的疑問,孫翔卻是露出了複雜的表情,抬了抬手裡的小盒子:「有人……原以為是粉絲但看來應該不是,寄了一些照片給我。」

  江波濤一愣,通常粉絲寄來的東西收發部都會先檢查過確認沒問題了才會交給眾選手,既然東西在孫翔手上代表那邊覺得沒問題,但為什麼孫翔卻是這種表情?

  「什麼照片?方便讓我看看嗎?」

  孫翔猶豫了下然後將盒子交給了江波濤:「是劉皓的。」

  劉皓?寄劉皓的照片給孫翔做什麼?又是誰寄的?江波濤滿頭問號,眾選手中知道孫翔跟劉皓事情的人不少,但對外界來說還是個秘密,雖然聽他們說過雙方家長已經知情了……江波濤疑惑地打開盒子,翻看了一眼又愣住。

  「這是……」照片上並不是單純只有劉皓,都是他與其他人互動的畫面,仔細一看便可發現有一人出現的次數相當頻繁,有幾張甚至抱在一起。江波濤撥了撥這些偷拍的照片,但盒子裡面除了這些照片以外再無其他東西,連張字條也沒有,寄件人的用意非常明顯。

  「你相信?」

  「……我不知道。」孫翔顯得有些焦躁,扒了下頭髮說:「我只覺得煩。」

  「這些照片不像合成的。」江波濤檢視著照片說:「不過我覺得應該只是普通同事間的交流而已,就像你平常不也會和杜明他們勾肩搭背嗎?」

 孫翔視線望著地板沒說話,皺著眉頭不知在想什麼。江波濤耐心地等,只是有些無奈待會兒可能得用跑的了。

  「對他……對劉皓這個人我還是一點記憶也沒有,覺得就是一個與自己無關的路人,可是……」孫翔終於開口並看向江波濤:「我不懂我為什麼看到這些照片時仍會有憤怒的情緒,就像那時候一樣。」

  江波濤知道他是指撞見劉皓喝醉請後輩帶回家那件事,笑了一下:「那麼……這次你打算怎麼做?」

--

  『戀愛是支舞,跳在其中的人們不是你踩我就是我踩你,只有學會了配合才能舞出美麗的畫面,而這期間容忍與理解則是必要且不可或缺的,有的人可以與相同的對象一直跳下去,也有的人還沒跳完一支舞便迫不及待地更換了舞伴……』

  難得能提早下班的劉皓開著車駛進了自家附近的巷道,一邊漫不經心地聽著車上的廣播主持談論兩性關係一邊分心想等會兒回到家要先做什麼事,停好車後關了廣播拔出車鑰匙收進口袋開門下車,才剛關好車門並上鎖一轉身就被兩個黑衣人堵住去路。

  「劉皓先生嗎?借一步說話。」

  「請問有什麼事嗎?」劉皓警戒地看著對方,一邊用餘光掃著可以逃脫的路線,似乎發現了他的小動作,其中一人將手插進了口袋。

  「……」劉皓一點都不想去猜測那口袋裡會有什麼。

  「我家主人邀請您共度晚餐。」

  「誰?」

  「您到時候就知道了。」黑衣人面無表情的回道,劉皓看了看兩人身上繃緊的黑西裝以及那大有他敢說個不字就要把他打昏帶走的氣勢,決定還是先跟著對方走。

  最近運氣真不好啊……劉皓在內心嘆了口氣然後跟著黑衣人上了車。

--

  等到了目的地進到餐廳包廂見到在那久候已久的人時,劉皓轉身便想走,卻被那兩個黑衣人給架住硬是拖到座位上。

  「好久不見啊。」坐在對面的人甜甜地笑著。

  「用這種方式找我來,請問有什麼要緊事嗎?李小萌小姐。」劉皓冷冷地說,面對這個女人,他連假笑都懶得給。

  「唉人家肚子餓了先吃完飯再說吧!」李小萌笑著說,然後拍了拍手:「來人,上菜!」

  「……」

  「別那麼可怕的表情嘛,我可是不計前嫌請你來吃飯哪。」

  要不是那兩個黑衣人像門神似地杵在門口守著,劉皓真想掀桌走人,一刻都不想多待。

  餐點很快就上來了,劉皓遲疑地看著面前的食物,雖然他確實也餓了,但誰知道李小萌會不會動什麼手腳。

  「呵,別看了沒下毒,安心吃吧。」李小萌嗤笑了一聲然後從他餐盤裡叉走一塊肉,劉皓這才無言地動起刀叉。

  機械似地把午餐吃完,劉皓用餐巾擦乾淨嘴後隨賞將餐巾往桌上一扔,非常沒好氣地說:「到底找我有什麼事?」

  「你真猴急。」李小萌嘟嘴抱怨,還瞋了他一眼,看得劉皓雞皮疙瘩都要起來。

  「我懷孕了。」

  「……關我什麼事?」劉皓一臉莫名。

  李小萌朝他燦爛一笑,答非所問的回:「阿翔哥的父母想法還挺傳統的呢。」

  「什麼……難道妳!」聯想到之前孫翔父母來找他的那件事,劉皓瞪大了眼睛。

  「呵呵,老人家最想要的……不過就是抱孫子,而我……滿足讓他們抱孫子的條件。」李小萌玩著垂在胸前的頭髮說。

  「他們居然沒噴妳未婚懷孕。」劉皓冷笑。

  「沒有呀,他們可樂了。」李小萌回以甜笑:「順帶一提,我們預計下個月結婚。」

  還真是速度,妳是預謀好的吧。劉皓暗暗腹誹,卻沒說出口。

  「那跟我有什麼關係?妳可別寄喜帖給我,我不會去的。」

  「我就是要你別出現,最好永遠都別出現在阿翔哥面前。」

  「呵,託某人的福,我已經很久沒跟他聯絡了。」劉皓再次冷笑。

  「非常好,繼續保持,那麼沒事的話你可以走了。」李小萌像是在趕蒼蠅似地揮了揮手。

  「那我可不能保證。」劉皓嗤笑一聲:「說不定有些人就是特別有緣?」

  李小萌瞇起眼:「你以為我沒調查過你嗎?想讓某些事曝光你可以試試。」

  「妳……!」劉皓還想說點什麼但黑衣人已站到他身旁,只好忿忿地起身,卻在走到門口時頓了一下又轉過身來。

  「我就問一句,為什麼是孫翔?」

  雖然那時候李小萌黏孫翔是黏得緊沒錯,但現在回想起來都像在演戲,而當初擅自跑來他家的事,應該也是請人調查出來而非經紀人說出來的,這樣一細想李小萌接近孫翔的目的頗不單純,大概是憤怒過了頭,劉皓此刻思緒突然變得清明,之前沒發現的疑點此刻也一一浮現。

  「我不覺得妳是真的喜歡他。」劉皓的話讓李小萌變了臉色。

  「你沒有必要知道,送客!」李小萌沉著臉命令道,兩個黑衣人立刻推著劉皓出去了。

  離開餐廳後劉皓沒有急著叫車,而是拐個彎走到另一條街上,走了許久確定應該沒有人在後面之後才掏出口袋裡的錄音筆,停止錄音狀態。

  那是他為了方便事後填寫會議紀錄特地去買可以超長時間錄音的機種,沒想到居然會用在這種時候……看著錄音筆劉皓瞇起眼。

  從剛才李小萌的反應看來,這女人肯定還藏了什麼秘密,先不說她懷孕一事是真是假,就算有,八成也不是孫翔的。他是真的打算放棄孫翔了,但他不允許李小萌懷著不良的企圖這麼利用孫翔。

  媽的老子犧牲了自己的幸福可不是為了妳這種賤女人。

  但他現在沒有證據證明李小萌的確別有用心,別說警告孫翔了,他連自己的工作都有可能不保,他是不清楚李小萌查出了什麼,可如果李小萌調查出從前在嘉世時他做的那些事的話……

  劉皓握緊了錄音筆,嘆了口氣將其再度收進口袋,然後掏出手機叫車離開。

==TBC==

小夥伴表示不要虐~~~

我:不可能(1s

好啦!信我!結局真的會是HE啦!(抱頭逃

评论(16)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