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不思眠

灣家,基本雜食,萌點清奇,簡繁體看心情,產量低下用愛發電的小小手

翔皓中毒重症患者一名,翔皓精神病院請找QQ:226552377

匿名提問箱:https://peing.net/zh-TW/miusiao_54915

【翔皓】Kiss Again (完)

※孫翔x劉皓

※時間線是十賽季以後,充滿腦補,非相關人員請盡速撤離

※再次聲明我本來真的是想寫帥翔翔,怎奈寫出來特別傻。


===正文開始===


坪數不大的小套房裡,兩個大男人在地板上吻的難捨難分,一開始只是唇對唇的廝磨,間或細細的啜吻,接著不知由誰先開始更深的親吻,像是要把對方的唇舌給吃掉似地互相在彼此口腔內用舌頭玩追逐戰,氣氛越來越火熱,誰也沒有停止的打算。

劉皓腦袋暈乎乎的,心跳快得像要炸開來,兩隻手虛虛攀著孫翔的肩頭,明明身體軟到不行,卻仍努力抬高下巴去啃咬那個他覺得很好吃的東西,柔軟的像棉花糖卻又比那個有韌性,還有個濕熱的東西不斷阻饒他,想咬的時候又滑溜的逃走,激起他的鬥心,又吸又咬的逼著那玩意兒不得不出來反擊。

孫翔被他弄得一股邪火直往下身竄,要不是唇上傳來的刺痛感如此真實,他簡直要以為自己是在做春夢,在親劉皓前他已經腦內模擬了好幾次,也做好被揍的心理準備,卻沒料到劉皓會如此熱情回應他。

有股慾望蠢蠢欲動,他已經不滿於接吻了,他現在就想跟劉皓有更進一步親密的行為!

但就在孫翔想更進一步動作的時候,突然被用力推開來,只見劉皓側過身子半趴在地板上咳得驚天動地,彷彿要將五臟六腑都咳出來似地狂咳,好一會兒才停下,無力地靠在沙發上喘氣。

看著劉皓那虛弱的模樣,孫翔才猛然想起對方還在生病的事實,頓時想把剛才一心只想衝壘的自己爆打一頓,他怎麼又只顧著自己了!

「我……對不起……」

劉皓雖然還在頭暈,卻也不妨礙轉頭,他用一種像看到怪物的表情看著孫翔。

我靠,這熊孩子學會道歉了?

孫翔仍跪坐在一旁垂著頭,像做錯事等待老師發落的孩子,劉皓曾幾何時看過向來傲氣自負的對方這種模樣,莫名覺得生氣。

剛才不是還咄咄逼人一副很強勢的樣子嗎?現在裝委屈裝給誰看?以為這樣老子就會心軟?

「呿……我怎麼會喜歡上你這傢伙啊?」

聽到劉皓的喃喃自語,孫翔突然抬起頭,眼睛瞪得老大,喜悅之情躍於顏表。

「你喜歡我?」

劉皓這才發現他不小心把心裡話說出來了,立刻紅了耳根,正想說什麼做掩飾時,一聲響亮的肚鳴打斷了他。

劉皓漲紅臉抱住自己不爭氣的肚子,孫翔大笑,將人扶起重新在沙發上坐好,然後去拿那碗被放置已久的粥,劉皓伸手想去接,孫翔歪過身子不讓。

「病人就該讓人照顧,我來!」這種小事他還是做得到的!孫翔說完小心翼翼地舀了一匙,先吹個幾下再看了看,確定真的沒有冒煙了才送到劉皓嘴邊,緊張兮兮的模樣讓劉皓忍俊不住。

「早就涼透了還吹個屁!」劉皓笑罵,還是吃下了那口粥。

「怕有萬一嘛,要是你被燙傷了我會心疼啊。」孫翔說著,又舀了一匙起來吹涼。

「……閉嘴讓我好好吃粥行不?」劉皓被他肉麻的雞皮疙瘩都要起來。

孫翔再度大笑,並繼續他的餵食大業,劉皓雖覺得彆扭,卻也還是由著他,難得有人自願服侍那也沒啥不好。

餓過頭之後反而吃不太下,劉皓吃了半碗後剩下全進了孫翔的胃袋裡。孫翔將容器與殘渣拿去廚房收拾掉,出來時看見劉皓閉著眼半躺在堆起來的抱枕上休息,他墊著腳走過去,靠著沙發蹲了下來,趴在邊緣數著那人微微顫動的睫毛,終於確認他們是兩情相悅這件事讓他感到安心,看著劉皓放鬆的側臉,又有想親上去的衝動,但想到剛才劉皓狂咳的模樣還是忍住了。

感覺到視線,劉皓睜開眼,看見孫翔趴在一旁看著他傻笑,覺得有些無語:「笑什麼呢?」

「高興嘛!」

「你那時候為什麼會親我?」

「啥?」

「上回你來我家的時候。」

沒料到劉皓會這麼問,孫翔搔搔頭想了想,有點不好意思的說:「因為杜明說得太複雜了,所以我就另外上網找了最快能確定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歡你的方法。」

……哪兒提供的爛方法?我要去檢舉他。

「然後?那你為啥還說是錯覺?」

「唔……就說我誤會了,哎!反正現在確定我是喜歡你的了嘛!」

劉皓忍住翻白眼的衝動,又問:「那為什麼是我?」

「哪那麼多為什麼?就喜歡上了啊。」孫翔一臉不解。

「……」

見劉皓皺起眉頭,孫翔只好努力思考該怎麼說:「就覺得,跟你還滿聊得來的吧?而且……」像是想起了什麼,孫翔頓了一下,突然傻笑起來:「你生氣的樣子滿可愛的。」

我該說謝謝嗎?

劉皓終於沒忍住翻了個白眼,決定放棄這個話題,但顯然孫翔並沒打算這麼結束,記憶盒子被打開後便一股腦兒地把想到的事說出來。

「哎你別睡聽我說啊,一開始的確挺煩你,但那晚你陪我出去時還是挺開心的,唔……熱巧克力也很好喝……還有之後雖然都不在同個戰隊了,但我發什麼訊息你都會認真回我,不像唐昊那貨老是放置我,等他回訊等到懷疑自己是不是被他拉黑……

「我也沒想過會喜歡上你,只是覺得平常都看你在照顧別人,怎麼自己的事就這麼粗心,不是重感冒就是昏倒,是不是有次還起酒疹子?還騙我說是過敏!不對,我不是要說這個,反正就是希望你可以多依賴我一點啊,我又不會像唐昊那樣,你、你笑也好生氣也好,就是別哭喪著臉嘛……

「你現在的樣子比以前順眼多了,雖然你脾氣不好,還是常會忽悠我當我沒發現呢,打個遊戲還愛偷耍詐,贏你會生氣,放水你也會生氣……但我感覺得出來你還是挺在意我的,你自己大概不知道吧,嘿嘿……

劉皓腦袋嗡嗡嗡地,以前怎沒發現孫翔其實也是個跟黃少天有得拚的話嘮呢?你他媽還記得我是病人嗎?

愣愣地看著孫翔那張嘴一開一合,大半的話都沒聽進耳裡,視線往上移,帶著笑意的眼裡又是那細碎的光……

「劉皓?」

被這麼一喊,終於回神的劉皓感到尷尬,等意識到自己的動作時他已經抬手摀住了孫翔的眼。

孫翔倒是沒什麼特別反應,只是乖乖的蹲在原地不動,眼睛仍是眨呀眨的,稍長的睫毛搔著劉皓的手心,彷彿也搔進了心裡,陣陣麻癢。回想這些日子以來發生的事及孫翔剛才一長串的告白,劉皓心念一動。

「孫翔。」

「嗯?」

「我覺得我應該也要再確認一下。」語畢,劉皓將身體微微前傾,準確地用自己的嘴在還沒反應過來的孫翔的嘴唇上印了一下。

「!」

「咳,看來真的不是錯覺。」劉皓放下手,若無其事的躺回沙發。

孫翔呆呆地摸著自己的唇,看著背對著他的那人耳朵明顯的發紅,他舔了舔唇,笑容逐漸擴大。

「再一次?」

--

同年冬天,孫翔在私人博發了一張照片,內容是曬他的新圍巾,還畫了個愛心。

評論底下友人吐槽說不是跟舊的一樣花色嗎?

呼嘯眾看了看照片,又看了看一旁圍著相同花色圍巾的劉皓,覺得眼睛好痛。

劉皓表面不動聲色,卻是偷偷按了個讚,同時評論好看,知情人士表示你們要不要這麼放閃!


-完-

睽違許久我終於把這篇補完了(躺平

沒意外的話應該是今年暑假出個小薄本,我還在努力想要塞什麼內容,畢竟實在斷太久,當初有些想法又沒寫下來,導致現在得想新的TAT

總之,順利的話,我會再發印調的,就醬~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