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不思眠

灣家,基本雜食,萌點清奇,簡繁體看心情,產量低下用愛發電的小小手

翔皓中毒重症患者一名,翔皓精神病院請找QQ:226552377

匿名提問箱:https://peing.net/zh-TW/miusiao_54915

【翔皓】Kiss Again (一)

※孫翔x劉皓

※時間線是十賽季以後,充滿腦補,非相關人員請盡速撤離

※我只是想寫親親跟親親還有親親。


===正文開始===

「劉皓,你跟人親過嗎?」

「啊?」

被孫翔這麼問的時候劉皓正躺在自家床上打電動,而發問者則靠坐在床邊地板用平板看動畫,一開始兩人還會閒聊幾句吃個零食,但後來就各自沉迷在自己的世界裡,安靜了一陣子孫翔突如其來的一句話讓劉皓一時沒反應過來。

他那時正全神貫注在進行關卡,離孫翔的紀錄分數還只差一點點就能打破,這小王八蛋擅自玩了他的遊戲機就算了,還破了他的最高分,不把場子找回來他劉皓兩個字倒過來寫!

「我說,你跟人接吻過嗎?」孫翔放下平板轉過身又說了一遍,眼巴巴的看著劉皓等答覆。

劉皓不知道孫翔在那邊看動畫是看到什麼突然問這種問題,但現在並不是能分心的時候。

「沒有,現在先別吵我。」面臨生死關頭,劉皓語氣顯得有點不耐煩,孫翔見狀摸摸鼻子又轉過頭繼續追番。

十分鐘後劉皓終於破了紀錄,開心地吹起口哨,爆手速存檔後正想跟孫翔炫耀,突然上頭光線一暗,一個柔軟又有彈性的東西精準的壓住了他的唇;那東西有點乾,上面的硬皮剛好刺到他嘴上還沒完全癒合的瘡口。

事情發生得太突然,劉皓還有點懵,等過了一秒眼前的東西離開後才意識到那是什麼。

臥槽!?

沒注意劉皓的反應,孫翔舔了舔唇又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臉跟胸口,然後皺起眉頭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末了才喃喃說道:「唔……好像也沒什麼特別的。」

劉皓整個人還處於僵直狀態,只是愣愣地看著孫翔轉身坐回原位繼續看動畫,過了一會孫翔突然啊了一聲。

「糟糕,都這個時間了,副隊說明天開始要加強訓練,我得趕快回去了,晚了怕人多不好搭車。」孫翔邊說邊胡亂地將平板收進包包裡,拿著外套起身走到門口穿鞋,開門正要出去時頓了一下:「喔對了,剩下的煎餅你吃完吧,下次再帶別的給你,掰囉。」說完便頭也不回地關上門匆忙離開了。

孫翔走後過了幾分鐘,劉皓才終於從僵直狀態解放,他慢吞吞地坐起身,顫抖著手摸向自己的唇,上面彷彿還殘留著剛才的溫度及觸感,還有那壓下來時的重量……

「靠!!」

劉皓左思右想,撓破腦袋也想不出孫翔為什麼要親他,如果是因為好奇,那好歹也說一聲吧?這樣至少他還有機會拒絕;如果是開玩笑,孫翔那時候若有所思的模樣又不像……

所以到底是怎樣?

饒是心思向來活絡的劉皓遇到這種事腦袋也卡殼,可他又不想因為這種小事打電話去問孫翔,也太特麼尷尬了吧?問朋友?先不論他有沒有感情好到可以聊這種私事的朋友,要他說出自己被同性親了的這件事根本就是羞恥PLAY啊!

劉皓洩憤似地抓亂了頭髮,又突然停住動作,像是想到了什麼,只見他跳下床打開桌上的電腦。

身邊雖然沒有人可以問,這不是還有萬能的網路嗎?一定可以解決他的煩惱的!

--

距離發生那件事已經過了幾天,劉皓的煩惱並沒有因時間而消散,反而因為那天查了網路之後,被雷了個裡焦外脆,讓他更愁了。

那些個辣雞論壇!

想到那些言論劉皓氣不打一處來,說什麼會這麼在意就是因為其實他也喜歡對方,別傲嬌了去告白吧……誰傲嬌了你他媽才傲嬌你全家都傲嬌!

還說什麼說自己很直的通常都是彎的……彎你老木!老子喜歡的是女人!漂亮的女人!雖然身為顏控,孫翔那張臉的確是挺賞心悅目的,但不代表對他是那種喜歡啊!

更扯的還有說要是不確定心意,再親一次就知道了……

「呃……副隊,你還好吧?」阮永彬看著劉皓陰沉的臉色跟手上快要被捏爆的塑膠水杯有些擔心的問道。

「嗯?啊,沒事沒事,你繼續,剛才說到哪了?」

看著劉皓迅速變換成以往那人畜無害的營業員式笑容,阮永彬用手肘捅了捅旁邊正在啃雞腿的郭陽,於是郭陽只好依依不捨地放下雞腿,抹了抹嘴輕咳幾聲,然後一臉嚴肅的問:「副隊,你身體不舒服嗎?」

阮永彬吐血,誰叫你問這個了!

「沒有啊。」

「那最近是不是遇到什麼事讓你這幾天都心神不寧的?」

聽到郭陽這麼問,劉皓整個愣住,皺著眉頭嘴巴張了張,最後仍是笑著說沒有。

肯定有戲!

阮永彬跟郭陽偷偷交換了個眼色,正想再問,林楓突然湊過來拉開劉皓旁邊的椅子坐下,劈頭就問:「副隊你手機是沒開聲音還沒開機啊?孫翔他在找--」『啪嘰!』

林楓話還沒說完就被意外聲響給打斷,瞬間在座所有人都看向劉皓……手裡的杯子。

劉皓看著手中裂開的杯子一臉尷尬,他其實也被自己的反應嚇一大跳,在裝沒事跟解釋之間他選擇了迅速拿起杯子逃離現場,留下桌上一攤水漬及目瞪口呆的眾人。

望著劉皓倉皇離去的背影,林楓默默的掏出手機,點開某個討論組然後發了根蠟燭。

--

逃難似地來到食堂外的走廊,劉皓把破掉的杯子丟進一旁的垃圾桶,掏出手機一看才發現確實有好多通未接來電,想到這都可能是誰打來的劉皓就頭疼。

正在猶豫要不要乾脆拉黑孫翔的時候,孫翔又打來了。

媽呀我還不想面對他啊!

手忙腳亂之際,劉皓本想按拒絕卻是手誤接通了電話。

該死的他為何當初要設成任意鍵接聽呢?

『喂喂喂?劉皓?我靠你總算接電話了!』

「……什麼事?」

『你之前說的那個,我買到了!』沒在意劉皓冷淡的反應,孫翔仍是興奮地說。

「什麼?」

『就是你之前提過的那個絕版的遊戲片啊。』

「什麼!」劉皓尖叫了。

天啊!當初他偶然接觸到那款遊戲的製作組製作的解謎小遊戲,覺得很有趣,便想把他們歷代的作品都找來玩,但只有這款無論他用了什麼方法就是找不到,就算網上有賣也都是盜版的,而且還貴得要命。

『我好不容易才託人買到原版的,怎麼樣?這禮拜去你家玩?這個用大螢幕玩起來一定很爽……啊不行這禮拜還要加訓不能請假,下禮拜如何?』

「好好好!要哪一天你跟我說我先去請假!」劉皓激動的說,巴不得現在就奔去他那個在N市有著大尺寸電視螢幕的租屋處,但要是真這麼做,唐昊肯定扭斷他的脖子。

迅速跟孫翔敲定日期跟時間後劉皓愉悅地掛了電話,正打算回宿舍的時候,一轉身差點沒被自家隊長給嚇死。

「心情不錯?」唐昊似笑非笑地看著一臉驚魂未甫的自家副隊。

「呃,還好。」摸不清唐昊這句問的什麼意思,劉皓覷著對方臉色,下意識換上禮貌性的笑容小心翼翼地說:「隊長你找我?」

唐昊沒有回答,只是瞇起眼盯著劉皓看,後者被他看得毛骨悚然,拼命思索著最近是不是有什麼地方得罪到他了。

這尷尬的氣氛並沒有維持多久,只見唐昊搖搖頭嘆了口氣,然後丟下一句有包裹,就走了。

就這樣?

劉皓感到莫名其妙,什麼時候唐昊會做這種傳聲筒的工作了?天要下紅雨了嗎?不過疑惑歸疑惑,還是先去拿包裹吧。 


===待續===

從年初開坑寫到現在......(咳血

打算暑假出小薄本,等我寫完正文跟彩蛋再來做印調(我沒被YYS吞掉的話(遠目

评论(2)

热度(46)